上海保税区的政策不应该优惠
时间:2019-03-25 05:21:20 来源:西城新闻网 作者:匿名


中国改革开放的前沿从南到北,从深圳经济特区和上海浦东新区扩展到天津滨海新区。

随着全面改革开放的不断推进,金融业的改革开放和创新已走在了前列。天津滨海,深圳前海和上海保税区以金融业的开放和创新为亮点,各有特色和优势。天津滨海专注于产业金融创新,深圳前海突出跨境金融业务创新,而上海自由贸易区则寻求机构层面的制度创新。

制度创新不应排除政策偏好。相反,政策偏好通常有助于实现更高的制度创新目标。

比较1:工业金融创新——融资租赁

金融创新的一个重要目标是更好地服务于实体经济,服务于行业的发展。三地产业金融创新主要集中在融资租赁和产业发展基金。在这方面,天津滨海的发展尤为引人注目。

天津滨海新区率先在全国开展基础设施租赁,单机单租赁,租赁合同登记和税收政策,以及司法政策试点,初步形成融资租赁的集聚效应和比较优势。在建设国内金融租赁集群的同时,新区开始考验国际租赁市场。目前,天津滨海融资租赁业正处于全国领先地位。

截至2013年底,滨海新区共有200多家融资租赁公司,约占全国租赁企业总数的20%。这200家企业的注册资本已达到840亿元,占全国的27%。而衡量租赁业发展的重要指标——融资租赁合同余额已超过5700亿元,占全国的27%。

深圳前海也经常致力于推动金融租赁业的创新和发展。凭借其政策和区位优势,前海的重点是融资租赁公司渗透国内外资金,扩大融资租赁公司的融资渠道,降低融资成本。

前海的目标是建立深港融合融资租赁市场和国内外融资渠道,最终建立引入融资租赁国际企业和中国企业走向全球的双向平台,扩大金融规模租赁业务。?

至于上海自由贸易区,融资租赁业是其制度创新的突破口。融资租赁创新的重点是:监管体系,特别是市场准入制度创新;跨境营业税政策创新;外部融资创新,即通过租赁资产证券化,关键的双向跨境融资平台。

相比之下,国内金融租赁公司不仅可以进行海外融资,还可以通过在上海自由贸易区设立子公司来扩大跨境融资项目,真正实现国内外融资租赁市场的对接。

比较2:离岸金融创新——跨境人民币贷款

在离岸金融创新方面,深圳前海具有独特的优势。利用邻近香港的有利条件,前海跨境人民币贷款创新的有效性非常明显。

早在2012年,《前海跨境人民币贷款管理暂行办法》就已经发布。根据“暂行办法”的有关规定,在前海注册并实际经营或投资前海的企业可以从在香港经营人民币业务的银行借入人民币资金,并通过深圳银行业金融机构结算资金。金融监管部门实施前海企业的余额管理,在香港获得人民币贷款。

前海跨境人民币贷款期限由借款人和贷款人根据贷款的实际使用情况在合理范围内确定。贷款利率由借款人和贷款人独立确定,一般在3%至4%之间。这将使包括中小企业在内的许多公司受益,这将有助于进一步降低前海企业的融资成本。首批涉及跨境人民币贷款业务的15家银行。

2014年,前海将其贷款实体扩展到台湾和新加坡的金融机构,导致2014年跨境人民币贷款大幅增加。

在跨境金融业务方面,上海自由贸易区的创新范围更广。除跨境人民币贷款融资外,自由贸易区企业还可以开展跨境境内外融资,跨境股权投资,跨境支付,跨境人民币双向资金池等创新业务。企业集团

未来,上海自由贸易区的创新将进一步深化。该地区的机构和个人将投资于国内和海外证券和期货市场,跨境大宗交易的人民币结算以及外汇结算管理系统。?

显然,在跨境业务创新方面,金融监管当局更关注上海自贸区,以期在上海自由贸易区进行更多,更多的制度创新,并通过试验,总结,然后复制和推广到其他地区。

比较3:金融体系创新——更难的目标

金融体系的创新无疑是上海自由贸易区的主要目标和上海自由贸易区的国家使命。上海自由贸易区应在更高的制度层面进行金融创新,努力形成可以复制和推广的金融开放式创新实践。

上海自由贸易区已上市半年多。金融监管“一线三会”发布了51项支持自由贸易区建设的政策措施,如央行的跨境人民币业务和小额外汇存款利率的释放。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支持离岸金融业务政策。从制度上看,自由贸易区金融开放式创新体系框架基本形成,并引入相关政策规则。

根据金融监管机构的最新金融和金融政策,金融机构也加快了金融业务的创新步伐。目前,已形成前九个独特的金融创新案例。

其中,更突出和主要的金融创新是:率先实现外币存款利率的全面市场化;自由贸易区的中外资企业可以借入境外人民币资金,放宽借款人资格限制,扩大海外资金借款。渠道;跨境人民币“双向”基金池基金管理创新;简化股权投资公司的跨境直接投资审批程序,但提交审批等除外。

显然,与扩大市场,吸引投资,拓展业务的发展目标相比,制度创新是一个更高层次的目标,也是一个更加困难的目标。进展缓慢,效果很难立竿见影。这也是合理的。

从一开始,上海自由贸易区的建设就强调了制度创新,而不是依赖政策偏好。但是这个目标要求并不意味着必须拒绝手段的支持。相反,制度创新的目标比一般改革更高,更难,需要更多的政策支持。

不同的是,对其他地区给予政策优惠待遇,要实现扩大市场,扩大业务的目标;给予上海自由贸易区不仅需要实现扩大市场和企业等基本目标,还要实现制度创新的目标,并总结复制和推广到国内其他地区的实践经验。这取决于自由贸易区的战略目标。?

因此,反对制度创新和政策偏好的想法是不正确的。在目前的发展阶段,政策让步的影响仍然非常显着。例如,财政部和国家税务总局最近发布了企业所得税减让目录,可以为某些地区的相关公司提供15%的企业所得税税率。这种区域优惠政策将对基金和企业产生重大的“虹吸”效应。

我们一方面无法保证更高的要求,另一方面也支持相同的公平条件。改革的最终目标是完成创新和服务经济发展,而不是测试它的位置。当然,鉴于优惠政策,发展目标,环境条件等,一旦政策得到普遍实施,就是全面的政策调整,而不是部分优惠政策。

下一步,上海自由贸易区将加快为国际投资者建设金融市场和金融服务平台。例如,上海证券交易所在自由贸易试验区建立了一个国际金融资产交易平台。上海期货交易所已经进入自由贸易试验区。建立国际能源交易中心等。这些金融创新都是国家领导者,将形成制度创新和突破。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的个人观点。编辑:陈依依编辑邮箱shguancha